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经方加味而效不显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5 00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病有千差万别,方有应变不穷。若一成不变地搬用经方于万变不殊的临床,势必获效少而败绩多。有清一代名医叶天士,每以经方剪裁入化,贴切病情,誉为灵活运用经方的典范。然而,经方之加减与否,须视病情而定,非必加减而后效,故古方不治今病论,亦属无稽之谈。笔者曾以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原方治男子遗精,每获卓效。近年来连治两例,均以加味而败北,改投原方而获效,现试举于下,以求指正。

男,40岁,遗精半载,诸治不效,于4月13日来院就诊。证见:头晕神疲,面色萎黄,遗泄无梦,阳痿不举,舌存常薄苔,脉满软如烂棉。证属肾元虚衰,相火不蛰,由精伤导致气馁。治宜引纳固下,益气调中,与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再加黄芪、党参。进4剂,遗泄依然。筹思再三,以为病深药少,嘱其再进4剂,仍无寸效。于是以原方去参、芪与之。三剂知,六剂愈,至今未发。

男,53岁,遗精十余年,多方治疗而效不显。于7月14日来院就诊。证现头晕目眩,虚羸少气,腰酸肢冷,小便频数不禁,寝难成寐,遗泄无梦,近来几无虚夕。脉来弦细而弱。此亦精气神俱虚之候,亦与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再加参、芪。并非故蹈复辙,以图再试耳!谁知进4剂后,不效依然。遂于原方去参、芪与之,进三剂,遗泄戛然而止。续进十余剂,诸证寻愈。随访至今,情况良好,间或一遗,不药而愈。

按:此方龙、牡引纳相火,保合肾精,并引桂枝诸药沉潜就下、以调肾中阴阳,使之阴平阳秘而精不摇。今加参、芪升补阳气,则龙牡被托住而不下潜,而桂枝等味,更不能就下行之范,而相火之游离扰攘,更无宁字,所以无功。

然而,《小品方》的二加龙骨牡蛎汤,是以本方去桂枝加白薇、附子而成,则本方似有可加减之例;《七松岩》治本病亦以参、芪入剂,则参、芪似无可责之过。但前者是治“虚羸浮热汗出”,病之格局与此不同,方之格调亦当有变;后者是郑树?氏自家之方,自有其自家主方之意,故均不得以彼而例此。质之高明,以为然否!

每日一文,陪伴中医人成长